難忘校園裏與學妹的甜蜜性事(捌)

難忘校園裏與學妹的甜蜜性事(捌)

“神官,那個女的怎麽辦?”女醫生走上前,詢問正在換裝的言夜旻如何處理真正的女醫生,言夜旻的雙眸裏浮現出了最冷酷的殺意,但是──

  他們想殺了她嗎?!

  不知從哪裏來的勇氣,瞬間也明白了言夜旻想法的媛抓住了他的袖子:放過她吧……

  言夜旻捏起了媛的下巴,湊近媛,微眯起眼睛:“吻我,就可以留她一條命。”

  男性氣息迎面撲來,暖暖的,癢癢的。媛直感到自己的臉瞬間燒了起來。即使是人命關天,這個人對自己的要求也總會偏到一個很奇怪的方向。

  主動去吻一個男人,自己好像從沒有幹過這樣的事哎……

  媛的臉紅得厲害,她咬了下自己幹澀的唇,終於橫下心:吻就吻!又不是沒有被他占過便宜!救回一條命,還是我賺了!

  她閉上眼睛,朝著言夜旻的唇撲了過去。

  本准備唇和唇只是輕微的表面接觸,可在吻上的刹那間,媛有一種小白羊主動送到狼口的錯覺。

  言夜旻的舌頭靈活地撬開了媛的齒關,深入,與她的舌頭嬉戲交纏。

  唔唔……這個人又越過界了!媛掙紮著捶打言夜旻的胸脯,對方卻依然繼續孜孜不倦地侵入。媛的捶打動作越來越小,越來越小,她的力氣正被深吻的快感抽得一幹二淨。

  “咳咳。”“女醫生”和易容成東方媛的女生異口同聲地咳到。

  呼呼!媛總算解脫了,她趕緊戴上口罩,遮住已經羞紅了的臉,心在胸膛裏撲通撲通地跳得好快。剛才那一吻吻得她差點窒息了,她的全身仿佛置身於美妙的天際。

  言夜旻一臉好笑地替媛戴上了鴨舌帽,壓低帽沿,對另外兩個人說道:“放了她。”

  “哎?”女醫生和那名女生面面相觑,原來一個吻就能改變神官的心意嗎?以前的他可不是這樣的。

  言夜旻換上深藍色的休閑裝,假東方媛見准備工作已做好,便和假的女醫生走出了檢查室,引開了萬溯雅派出來的護衛。

  媛瞄了一眼檢查室裏的監視器,她希望監視器裏會有人發現這裏發生的事。

  察覺到她心思的言夜旻抓起了她的手,冷冰冰地說:“別想著他會來救你!那個監視器已廢掉,包括你身上的那些裝置在進入這個檢查室的瞬間已經全部失效。”說罷,他戴上了口罩,領著媛走出了檢查室。

  他……在生氣嗎?

  東方媛怯怯地望向那個緊緊抓著她手的男子,發覺自己對他的感覺真的好怪好怪,明明他是一個不折不扣地披著美麗外皮的魔鬼,明明這才是第二次見面,但現在卻非常在意他的情緒。

  兩個人緊握著的手,此時此刻最親密的連系之處,逐漸滲出難以名狀的情愫。